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分红

阿强双手被拷着坐了下来,看着我笑了笑:”周周,你来了呀.”我说是呀,黄毛和光头他们在门口进不来.阿强低着头,问:”我爸妈怎么样.”我说我们打算看了你再去看看你家里人.阿强抬头说:”谢谢啦周周,我不会忘记你们的.”我看了看旁边站着的狱警,低声问阿强:”你为什么不把李海东供出来呢? 你不知道立功可以减刑的吗?” 阿强低头不语,两手紧握成拳.我急道:”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肯告诉我呢? 我们是你兄弟,可不会害你.”阿强咬了咬牙,轻声对我说:”海东来找过我,他说这件事我肯定是逃不了了,但是求我不要把他供出去,他答应…他答应不管判下来几年,他每年给我两万.””一年两万?”我说,”你就值这个数吗?” 阿强叹了口气道:”律师告诉我,我这个事,可能最后会判个四年左右,能拿个8万10万的.我要是把他供了,最多也就减个半年一年的.但一分钱也拿不到.”阿强看了我一眼,摇头说:”我想,既然进来了,这样也算是给家里人一点补偿了吧.”说完,张开双手插进凌乱的头发,垂下头去…”安全门,三个莹光字在前面闪着,两扇小门就在眼前.我把手按在门把手上,对黄毛说:”呆会听我的,千万不要动手,一切看情况.”黄毛点头说好我知道了.我深吸了一口气,一下就把门推开,走出室外.我皱着眉头,不解地看向小国.他也看着我,缓缓摇了摇头道:”周周,小妖对我还不错,今天的事情,就算了吧.”我叹了口气,说:”你也看到了,今天我这里有多少人? 在这种情况下,我给足了小妖面子,让他答应以后不要和我作对, 还说从前的事情一笔勾销,但是他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. 你让我怎么做?” 这时候,小妖在旁边吼道:”放你妈的P, 你TM今天就是想让我在兄弟们面前下不了台,我TM答应了你,以后还混个鸟啊.”我哼了一声,瞪向小妖,说:”那你TMD让我怎么做? 给你道歉,就当以前的事情没发生过? 我告诉你,你别给我硬,你今天死定了.”说罢我又转头看向小国. 只见他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缓缓向后退去. 这时候,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神情粗豪的男子大叫道:”朱浩国,你TM也要走吗?” 小国对着他摇摇头,说:”我实在帮不了小妖了,没办法.”我走到那个男子身前,凯发分红这时候,开始有人踢门了,砰砰地几声巨响过后,门丝毫没有动静,我一边庆幸着这门还算结实,一边暗呼糟糕,这个厕所只有一扇很小很窄的窗户,我几乎没有可能通过这窗户跑出去.我拿出手机,拨通了黄毛的电话:”喂,黄毛.”我对着电话吼:”我这里出了点事,快带兄弟过来帮我.” “你在哪里,什么事?”黄毛在那边问.”你不用管了,快带人来救我,我在中山北路上的豪美KTV,被围在二楼厕所里,外面很多人.你赶快,一定要多带兄弟过来,这里保安很多.” 黄毛说好,你等着我马上就来.

凯发分红

凯发分红​‍

我嘿嘿笑道:”伟刚哥这么给面子,我当然好了.”一边说着,一边手指着大门,拉着他的手向里走去. 我和黄毛,伟刚三人在包房落坐后,黄毛站起身来,拿起桌上的酒瓶,给我们都倒满,看着我,又看看伟刚,说道:”周周,今天都是自己人,有些话,我就说了.”伟刚微笑着点了点头.黄毛说道:”这么些年,周周,你和我哥两人间一直有些恩怨,但你们两个一个是我亲表哥,一个是我兄弟.唉…”说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.”很多时候都教我为难.不过今天,”他的眼睛放着光,说道:”你们总算…总算…”伟刚站起身来走到黄毛身旁,按着他的肩膀,把黄毛按到座位上,说道:”周周,你这次救了我,我伟刚承你的情,从今以后咱们一笔勾销.你有啥事情需要帮忙,随时跟我说.”我笑着站起身来,道:”我最近倒是有一个打算,不知道你伟刚哥怎么看?”凌简握着老广的手道:”多谢广哥给我面子.以后咱们有饭同吃.”两人相视一眼,哈哈大笑起来.凌简转身看着洪嘉洁,面带歉意地说道:”对不起你了小洪,大家出来都是混口饭吃…”洪嘉洁面色铁青,盯着凌简看了良久,忽然便转过身去,大步朝外走了出去…此时,我脑中早已转过万般念头,见凌简望向我,便踏上一步,笑着伸出手去,说道:”凌简,我也恭喜你了.以后你在月浦坐稳了位置,可要关照我啊.”凌简笑着说:”哪里,周周,多谢你支持我.”他看了眼旁边,低声对我说道:”小洪那里,还要你去安慰一下,我随后会找他谈谈的.”我望着凌简,只见他目光间颇为诚恳,一时竟摸不透他在想些什么.心想:”此人城府颇深,难怪我和邵旻都被他骗了…”身后那些人见我走了出去,都哈哈大笑着.我推开店员,拉着黄珏走到门外,皱着眉毛对她说,我就等在这里,你替我去对面药店买些纱步.让我把血止住,这时候,我已经用许多纸巾紧紧捂着伤口,不让血继续往外流. 黄珏急着说:”不行,一定得去医院.”我看着黄珏,低沉着声音说:”你听我的没错,我知道我的伤口如何,先去买来纱布和药棉,把血止住了再说.”黄珏有些不知所措,听我这么一说,便向对面跑去.我看着黄珏奔向对面,便从兜里掏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给中涛:”涛涛是我,带些人来虹口体育场,我受伤了.他们大概七八个人.”晚上回到宝山的时候,我去了趟超市,给阿强买了些饮料.出了超市,我进了麦当劳,想给阿强买份套餐吃. 这时候,正是晚餐时分,麦当劳里排起了老长的队伍.我正看着招牌盘算着买哪种套餐,身后来了一对母女.那个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.扯着她妈妈的手叫嚷着要吃薯条和汉堡.她母亲拉着女孩说:”女儿乖,妈妈给你买个冰淇淋,呆会回家陪奶奶一块儿吃饭.晚上有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.”女孩儿却依然拉着妈妈不依不饶,叫嚷着说:”我天天都可以吃排骨的,我今天就要吃汉堡.” 听到这里,我心念一动,想道:”阿强明天就走了,也不知道这一辈子回不回得来.他出去以后,想要吃到好吃的中餐可就难了.”想到这里,我转身挤出队伍,心想:”今天得让阿强吃点好吃的.临走前这一顿可不能委屈了他.”凯发分红我皱着眉头道:”那我们就多弄点儿车,自己经营好就可以啦.”金老板摇头笑道:”宝山就这么大,生意就那么多.你的那块地盘,更是其中的一小块.现在伟刚看着被你吃掉这么块生意,对他没什么大影响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而且最近他和月浦那里闹得很僵,也无暇顾及你,咱们的车,要是多了,一来等于抢了自家人的生意,二来伟刚看到你生意做大了,对他造成了直接的影响,肯定会先来对付你.所以…” “所以什么?”我问金老板.”所以就得让伟刚和月浦斗,斗得越狠,我们就越占便宜.他们来都,咱们就在一边慢慢发展.”我点头说:”这倒是个好主意.”金老板看着我说:”听说你和月浦和伟刚这里都有联系.到时候怎么做,就看你了.”出了饭店门,金老板和李全德坐上那辆黑色的本田雅阁走了.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尾,我暗想:”这金老板,可真是个狠角,做起事情来,比伟刚更加狠辣.和他一起合伙,我可得小心了…”

凯发分红

凯发分红

“好,我知道了.浩浩,你听我的话,赶紧回家,现在就走,千万不要回头.”我一边说一边掀起窗帘看,只看见街对面的上街沿站着五个人,当先一个正是小飞,瘦高个,穿着件灰色茄克衫,军绿色裤子.后面四人身材都不高,却很壮实,其中两个戴着墨镜.这四人和小飞一样,也都穿着军绿色的裤子.在他们身边不远处,浩浩的背影正在远去…,我暗骂了声操,出来砍人还穿这么扎眼,明摆着是来找死的.这时候,中涛也凑了过来,紧张地从底下的窗缝看着对面.我放回窗帘,一把拉过中涛,说:”过会你就出去.”军军的车在门口,你出门假装招手要车, 上了他的车他会带你走的.” 中涛答应了一声,旁边的中海伸出手拉着他,轻轻说:”你自己当心点,涛涛.”中涛抽出手点点头,又看了我一眼,开门走了出去…我趴在窗台上向外望去,见中涛上了车军的车,对面的小飞显然也看到了中涛,见他上了车,赶紧在路边招手,两辆出租车开了过去.开车的正是车军的兄弟…小七大吼一声,回转身抓着身后那个同伴.那人双膝发软,拽着小七的胳膊,小七双手拖着他,倒坐进车门.这时候,又听到一声枪响.那人的双脚挂在车外,门还未关紧.前面那辆车开动了起来.”开车.”李顺太对司机说到.司机应了一声,便听见轮胎发出嚣叫声,我们的汽车也蹿了出去,跟着前车一头扎入了黑暗之中… 发动机的声音轰响着,我望着前方那辆车红色的尾灯, 沉浸在车内的这片静默之中. 开出了几公里,前面那车拐进了一条幽暗的小路,减慢速度,靠边停下.我们跟着停了下来,李顺太拉开车门,走了出去.我和黄毛对望一眼,黄毛摇摇头,叹了口气,道:”我们也去看看吧.”说着开门下车.我跟着黄毛,走到了前面.我从未试过把丝袜套在头上,今天一试,感觉颇为不佳,可能是丝袜质量的缘故.这一套上,便觉得透气不爽,视线模糊.我闷着声音喝道:”TMD黄勇,你买的什么袜子啊,怎么这么厚.”黄勇一边把丝袜往头上套着,一边说:”我怎么知道,我看着哪个最便宜,就买哪个咯.TMD要买七双哪.”我骂道:”作案工具也不好好整整,到时候没救到人我罚你买一百双.”黄勇嘿嘿笑道:”挺好的,我觉得这袜子质量还不错.”一车人都套上了丝袜,”啪”的一声,车军打开了车里的灯光,众人互相望着,看到对方的怪摸样,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…笑过一阵,我便把灯光关了,轻声说:”还有五分钟,大家好好准备一下.”众人应了一声.凯发分红换了两辆车,我和黄珏总算在九点之前赶到了南京西路成都路口, 黄珏指着对面那栋黄色的高楼,说:”就是这里啦, 我在30楼.中午十二点,记得在楼下等我一起吃饭喔.”我抬头看着那栋巨大的建筑,早晨的太阳照在楼面玻璃上,闪闪发光…人们提着包或背着包,行色匆匆的走进那扇大门… 早晨…这就是上班族的生活,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… 目送黄珏上了楼.我环顾四周,发现自己无处可去.于是便涌进拥挤的人流,向着静安寺方向一路走去.

编辑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