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发陈小春

时间:2019-10-23 11:40:59 作者:凯发陈小春 浏览量:26189

       凯发陈小春  她走的时候我已经基本接受这个事实:两个人成天腻在一起倒不如来个小别什么的。高南发挥了她当老师的优势,跟我仔细剖析成天大眼对小眼你看我我看你的不必要性一二三,还有,用小别胜新婚来甜化+感化我。  “对你,我怎么这么有耐心呢?”她说,摸着我的下巴,半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她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我见过无数次。今天恩爱到甘愿拿着青春赌明天,要陪小白走到天涯海角,谁要是后悔谁就不是人,明天就倒了八辈子霉一样说谁要等着人家小白谁就也不是人——反正她里里外外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 长太息以掩涕兮……我别是又一次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?  高南怎么什么都知道?  刘民哥们儿在什么有名的海滩找了个餐吧,一车拉着我们几个直奔那儿就去了。我这人天生爱水,可是又见不得海的浩瀚,觉得一个人跟整个儿海比,比微不足道还要更厉害些。高南这个没心肝了估计也是这样,完全忘了刚才还在掐我腿说为什么不喊肚子痛的事儿,全副身心都剥离出去,眼睛除了北什么也瞧不见,对,没错,北就是前头,海那边。

         “对不起啊对不起啊,还是待了一会儿。”高南真是过意不去了,双手合十上下晃了两晃。  “哎哎,你这能吃吗?”王毛毛眯一觉起来离那药远远儿的问一句。  “我不知道,瞎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 “找谁呀?”  吐出来就好多了。用冷水使劲冲脸,半悲伤半做秀的安慰自己“这样就没人能看出咱哭过了。”镜子里的人在努力让嘴巴不往两头撇,脸一挤一挤的还给挤出来两个小酒涡。外面的世界突然就远了,我对着镜子做各种表情,微笑的,惊讶的,怀疑的,了然的,轻视的……等最后脸也觉得紧绷绷累了的时候,一收势才知道当时最自然原始的表情就是: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  “反正花几百块就能再签一回……”沉默的走了一阵子我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  我差点儿没窜起来,美国就等于高南啊。  “我不知道,瞎说的。”  谁也不知道月亮背面是什么,看高南,她也是憧憬茫然掺半的。激情勃发会否只是一瞬,黯淡后还能有光辉吗?抱我的时候,会安上“心不在焉”的罪名给她——即使她没有,我也硬要她有。一直都没哭,只是心里已经悲伤得不像样子,怕就怕一哭收不住势连带着整个人一头撞在万念俱灰上。我想,我还是颇不自信的吧,盛开不是某年月日我能预计的某时分秒,离情别绪满满的,压得人想亲亲抱抱都不自然。距离加上等待,纵有信念顶着你又能怎么样?江山都载不动的愁,我这九十来斤能行?这么样一个长距离,就说打电话都得是IDD。谁能在分别面前依然乐观自信,在未可知的将来底下依然踌躇满志呢?反正我不成,叨叨念念着要盛开盛开盛开,可还没开就先要蔫儿巴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