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

时间:2019-10-21 10:09:35 作者: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热度:99℃

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 我小的时候,是姥姥每天早上去我家照看我,帮我洗漱,吃饭,然后送我去幼儿园。我上小学时,姥姥去世了,我也渐渐可以自立了。妈妈不是给学生补课,就是找学生谈心,常常会很晚很晚才能回来。  我觉得,她对每一个学生都比对我亲。有时,她还把她的学生带到家里来,供吃供住的。  一个来自远方农村、叫商健的学生,学习非常刻苦。他家里很穷,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为了供商健上学,他们省吃俭用,连鸡蛋也舍不得吃一个。所有能用来换钱的东西,他们都舍不得动。  即使这样,商健的学费仍然困难。他父母辛辛苦苦、好不容易攒下一千元钱,准备留作商健下学期的学费。  可是,商健的一场重感冒不仅把这点钱都花了进去,而且连下月的食宿费都成了问题。第一个月,我妈号召学生给商健捐款。后来她考虑到这样做可能会对商健的心理造成伤害,所以,她就不募捐了,掏自己腰包解决。  商健拿了我妈给的两个月的食宿费后,给我妈留下一封信便走了。他在信中说,他不能接受老师这样的帮助。他心里难过,念不下去了。为这事,我妈带着我去了商健的家。  没去之前,我根本感受不到什么叫穷。那次给我的触到真的是太大了。在那个村里,商健家差不多算是最富裕的了。  他家盖的是专房,院里有井,还有一匹马,一头牛。在我妈的要求下,商健他爸带我去了他们村最穷的一户人家。  你根本猜不到、也无法想像那家有多穷,令我非常震惊了。他家的土炕连炕席都没有,而且,最让人不忍目睹的是,居然在炕沿挖了一排土坑当盛饭的碗来用。  炕上蹲着一个满脸鼻涕的小孩儿,蓬头垢面,分不清男孩儿女孩儿。只穿了一件大衬衫,两条腿露在外面,用怯怯的眼神看着我。  从那个地方回来后,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情不能平静下来。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个土炕、炕沿上的那一排土坑、以及在炕上蹲着的那个满身满脸都是脏兮兮的小孩儿。  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挑过吃的东西、穿的东西。而且特别听话。小的时候,是怕自己不听话会被送到那个穷村子。  长大一点后,总会在心里默默感谢上帝没把我降生在那个穷地方,觉得自己很幸运。  商健的父母说,他们就是想让商健将来能够离开那个村子,能考上大学,过上好日子。我妈当时就对他们说,商健以后就是她的孩子了。他们能负责多少就负责多少,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也没关系。  并且,我妈向他们保证,她一定要把商健培养成为一名大学生。商健父母流着眼泪,握着我妈的手,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。  商健在我们家住了两年多,我妈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对待。每当到了换季时,就带我俩一起去街里买衣服。  有好吃的,总是先可商健,我妈说商健没我身体好,而且他学习任务重,比我需要营养。  有一次,我妈把商健给骂哭了。因为商健学习学到很晚了还不睡觉,我妈心疼他,担心他第二天受不了。结果,商健哭,我妈也哭,我也莫名其妙跟着哭。  商健不负众望,他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升入重点高中。最后,他考上了北京大学。并且在美国念完博士后回到北京,现在北京某科研部门担任要职。  还有一个叫宫玉玉的女学生,父母离婚后,谁都不想要她。她爸爸在南方做生意,跟他同居的那个女人不许他带女儿。而她的妈妈,带女儿生活了一年后再婚。男方各方面条件非常好,但就是不允许她妈妈带孩子。  这样,宫玉玉就没有人管了。她爸只好把她安排在她大伯家。她大妈是那种特没素质的女人,靠在街头摆地滩过活。她把宫玉玉当丫环一样指使,还常常不给她饭吃。到性高潮。  开始的时候,我只是在似睡非睡的半昏迷状态下意淫诚。后来发展到无论是坐在办公室里,还是在家写稿子,只要一想到诚,我就忍不住意淫。淫意对象是诚。  我对诚的意淫直接导致了对范老师的性抵触。本来,我跟范老师差不多一个月左右有一次性生活。可有了跟诚的意淫快感以后,即便是三个月,我也不想跟他做。在对诚的意淫里,我自得其乐,不需要再在实践中领略快感。  范老师并不责怪我,他说我一定是工作太累了的缘故。他一个劲地给我补充营养,又是煲鸡汤,又是炖蛤蟆。补得我整天满脸冒油,皮肤像镜子一样光亮。  这以后,我再见到诚时,更是脸红心跳,忍不住把他跟我意淫时的那个他相比较。我还常常对他进行偷偷观察,以便给自己更大的想像空间。  最苦恼的是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见到每一个比我小的异性下属都会脸红,而且红得一蹋糊涂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特别心虚。越是担心被人发现我心里的秘密,脸就越红。这种情况已持续一年多了。我想我没救了。  我越是不想把心思放在年轻下属的身上,就越是想他们。现在不光是诚,任何一个比我小的男人都成了我意淫的对象。  跟他们中的每一个人我都感觉良好,唯独不能跟范老师。我已经跟范老师分居了,不,是分睡。理由是跟他睡一张床我休息不好。  范老师也不说我什么,更没生气。他什么都依着我,除了不允许我考研那件事以外。每天他只知道开开心心地接送女儿,给我跟孩子做好吃的。  往往当他在厨房里忙得满头大汗的时候,我却正在想像的精神世界里享受着小男人带给我的快乐。我们社又来了一个三十七岁的男子。他叫森,单身,而且没有固定女友。  森长的不帅,甚至有点丑,但丑得比较可爱。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吃饭时,他笑称自己是本世纪最后一个理论上的处男。他的这句话立刻使我面红耳赤,因为我一下子想到了性。森的话题随后便很随便地转到性上。  令人尴尬的是,森把性拿到桌面上来,像评论一道菜一样,而且略略大方。他说,女人走路时,如果两条腿情不自禁地往一起靠拢。这说明她刚刚被破身,时间不会超过一年。  如果女人走路时,腿显得松松跨跨,那她一定好久没有男人滋润了。即使有,她也是口渴。他还说,这世界上的每一个女人,无论高贵还是低贱,无一例外地喜欢被奸淫。  他对女人的评价简直有点混蛋透顶。在他眼里,纯洁正派的女人岂不根本不存在了嘛。当然,我不得不承认,他的观点很独特。  我想,森一定跟很多女孩子上过床。大概森从我走路的姿势上看出我属于口渴的那一类女人,所以,他没来几天就开始对我进行大胆挑衅。  一天,他到我办公室,问我是否需要他帮助。我的脸“唰”地一下子红了,心跳得很厉害。我立刻意识到他是在勾引我。我从来没有遭遇到这么赤裸裸地引诱,我不由得一阵窃喜。  同时,我也心虚地意识到,森的话是对的——所有的女人无一例外的全是荡妇。  可我怎么回答他才算得上既不是“可怜的假正经”,又不是“荡妇”呢?没有合适的答案。我只好假装不明白他在说什么。  森一脸坏笑地所问非所答,他说,看在我是他上司的面子上,他可以无偿提供帮助。在我低头不语之际,他又轻声说了一句“我很棒的”。然后,他就离开了我的办公室。

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

  我高兴地随着乐曲一起大声唱了起来,正在我唱得起劲时,父亲走了进来。他立刻把音箱关了,扳着面孔对我说,这是靡靡之音,军人家庭不允许听这首歌。  我气晕了,马上反驳父亲说,难道军人就不是人了吗,军人家庭就应该是死气沉沉的僵尸味吗。

第十四章:那山依旧很幽静(1)  可能由于太激动,我险些把手里的奖品掉在地上,幸好被程家儒及时接住,避免了一场尴尬。当时我对他就有了一份好感。  事后,为表达对他的谢意,我想请他看电影,但被他拒绝了。他说,这点小事不值得一谢。后来,程家儒说是回请我,约我看了一场电影。

王朔王朔

  一  一天夜里,当我在键盘上手指翻飞快速敲字赶写稿子的时候,灯突然灭了。好在电脑里有存电,屋子里才不至于一片膝黑。  我迅速起身打开电视开关,没电;电话机插座上的电源也不亮了。我把房间里所有灯的  这样一想,我心里轻松了许多。这几天,我不再整天琢磨去哪里找阿俊,而是能够安静地待在家里,认真写稿子。  这时,电话响了,又是那个wrong number。我耐心告诉她说,你又打错了。对方很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“对不起”。我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这个人总是打错电话呢?而且,总是迫不及待地说:“妈,强强好吗?”。  就在我琢磨这个wrong number时,电话又响了,而且居然还是那个打错的电话。我拿起电话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我对她说:“小姐,你又错了。是不是我家这个电话号码跟你母亲家的很相像 ?”  她说:“是这样。不过,这次我没打错,我就是打给你的。”  我有点糊涂,急忙问道:“打给我的?为什么呢?”  “因为我觉得你特别好。”  我笑着说:“怎么会有这种感觉?”  “我的感觉很准的。”她的语气很自信,“每次我打错,你总是很温和地告诉我打错了。如果换了别人,我这样骚扰人家,或许早挨骂了。”  我赶忙对她说:“别人也不会的。因为从来电显示上看,你这是外地号码。谁会故意浪费电话费呢?是吧?”  她固执地说:“我还是觉得你好,很想跟你交个朋友。我叫汪灿,是天都人。但现在常年居住在灵山岛。你以前听说过这个地方吗?”  记得阿俊带我去山东半岛一带旅游那次,他曾建议去一个叫水灵山岛的地方。他说,那是一个孤立的小岛,没有名气,也很少有人知道。但岛上物产丰富、淡水充足、空气清新、阳光明媚、海水清澈见底,岛上渔民热情好客、民风淳朴。那里没有都市的繁华、没有吵闹的噪音、没有繁重的工作,没有霓虹彩灯,只有大自然的宁静与和谐。  但那次我们走了那么多的地方,我实在是太累了,而且出来半个多月,我特别想念母亲,想早一点回家,结果就没去成。不知道这个叫汪灿的人说的灵山岛是否就是阿俊说的水灵山岛。  想到这里,我对汪灿说:“汪灿你好!很高兴认识你。我叫小朔。我听说过水灵山岛,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这个灵山岛?”  汪灿笑着说:“是呀,水灵山岛就是灵山岛。岛上有十二个自然村,镶嵌在高山和大海之间。层层梯田,从海边一直摞到山上,梯田和石砌地堰顺地势而蜿蜒有致。这里真的很美!如果你想放松一下,就来我们这里吧。我住在城口子,是这里最大的村。”  阿俊曾那么赞美这个小岛,是不是他在城里呆腻了,于是就躲到这个水灵山岛过起了世外桃园的生活?我要去把他找回来,如果他喜欢那里不想回来的话,我也不回来了,跟他一起呆在那儿。  来不及多想,我立刻兴致勃勃地对汪灿说:“汪灿,我想明天就去。可以吗?”  “太好了!小朔。”汪灿也高兴地说,“如果你这样决定了,那么我在青岛接你。好不好?”  “好的。我现在就去买火车票,然后把到达青岛的准确时间告诉你。”  “好!就这么定了。我等你电话,啊?”  “好的。就这样说定了。”  我刚要挂断电话,汪灿突然犹犹豫豫地对我说:“小朔,有一件事我想我应该提前告诉你,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。”  我奇怪地问道:“什么事呀,汪灿?你说吧。”  汪灿有点吞吞吐吐,最后终于说道:“小朔,是这样的,我常年戴着口罩、墨镜,别吓着你。”  我听说过有一种皮肤过敏可能叫什么灰尘过敏,也就是说,如果尘埃落在脸上,脸就会觉得痒,甚至会起一些小疙瘩。我估计汪灿就是这种皮肤。

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

第七章:葡萄望着自己的藤蔓而战栗(7)第二章:风干的玫瑰(7)

第十章 天空嚼不碎一抹云烟(5)

关于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跟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,
本文链接:http://cariwang.topljlz6ht9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